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芳的博客

欢迎朋友来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转载]不容清史尽成灰(第二稿)  

2014-09-06 07:01:56|  分类: 岁月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文章来源:  于 2014-09-04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 1968年5月30日,中科大622学生一早起来,就听到有人说张张俊仙“死了”。这位6222学生,生命终结在20岁,至今已整整46年。   

    2013年5月,笔者以“仁客”的笔名,发表了博文“小红楼谋杀案”,第一次披露了张俊仙“死亡”的真相。 并指出是张的同班同学张悦珊,孟世乐,郑祖骞,李世良等将被害人张俊仙活活打死,然后将尸体用皮带挂起,伪造一行字的“遗书”,宣布被害人自杀。这不是小说,更不是惊险的推理故事,而是发生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真实案件。

    当622 搬到物理所小红楼的时候,张俊仙一直被关在小红楼3楼一个大房间中。这是个典型的“私设牢房”,每天有“狱卒”24 小时轮流看守。“逍遥”地“待分配”,并不属于那些新老“反动”学生。张俊仙是一个在文化大革命前由622 年级党支部“内控”的“反动”学生。据说,他家庭出生不好,还反对伟大领袖,在日记中写一些反动诗词,如“万岁,万岁,几个君王能够”。还敢说“不让他参加天安门民兵受阅方阵,是害怕他向xxx开枪”。既使根据那个年代的标准,学校并未开除或处分他,到他被人打死时还是622学生。张俊仙没有犯死罪,更不是“死有余辜”。可是,中科大物理系党总支在1968 年错误处理张俊仙死亡事件在先,1980 年接到张家和群众举报又不作为在后,应负一定的责任。

    由于622 年级党支部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冲跨了,所有资料对外公开,张俊仙很快就落入了6222“左派”极端份子手中, 被“群众专政”,失去了人身自由。这些“左派”由原6222班长张悦珊为首,以及在6222 发展的新“党员”和入党积极份子如孟世乐,郑祖骞等人组成。在诸多“狱卒”中有一个叫陶善杰的北京人,也是6222 学生,文革前在班上与张俊仙的关系应该还是不错的,此时却成了“专政”与“被专政”的关系。无论这位大个子是否参与了对张俊仙最候的掠杀,他是知情者之一是可已肯定的。

    张俊仙就是在这个“私设牢房”中度过了他那短短20岁生命中最后的几个月,直到被人活活打死。开始还没有受到酷刑,只是要他“交待”,偶尔还能见到他到食堂买饭。到1968年春天,小红楼笼照在“清理阶级队伍”的红色恐怖中时,套在张俊仙勃子上的绞索也就越收越紧。

    在红色恐怖中,迎来了622毕业分配方案。大部份同学都要离校,奔赴工作岗位,张俊仙却迎来了他的死期。

    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,住在四楼的6222 学生王士邦听到三楼的张俊仙整晚发着凄厉的惨叫。第二天早晨,许多同学都听到张俊仙自杀的消息。笔者赶到“牢房”,只见张俊仙身着有很多红色鞭痕的白上衣和短裤,颈上有一条皮带挽了一个松松的结站立在那里。在旁边一个房间里,笔者和几个同学传看了写在一张寸宽的纸条上的所谓“遗”,“不堪忍受,所以自杀”云云,大约一行。可以判断,只有他们这几个杀手中的“小诸葛兼无赖” 孟世乐,才能想出这个主意并能模仿张俊仙的笔迹,伪造出这份“遗书”。

    和笔者传看的几个同学中,能记起的有6222 毛远慧,female,近年活跃在校友会的知名校友;还有6221的苗庆海,622老党员,曾任6221班长和系学生会主席,山东藤县人。回想当年看到“”的景,有一个细节,需要充。已俊仙是不是属于专业班,但与笔者一起看书”的苗海和毛慧都是专业班的。我,他好象在开会,闯进来的“不速之客”,不是很迎。在我要接书”看的侯,苗海明表示出不希望我看的表情。所有的人都没有一句了几分,我就走了。些,是希望苗海和毛慧二位能份“书”。

    然而,在这恐怖和肃杀的气氛中,张悦珊,孟世乐,郑祖骞,李世良几个人,当天早晨却嘻嘻哈哈地推着自行车到香山去玩,是庆祝,压惊,还是订立攻守同盟,只有他们自己和老天爷知道。

    张俊仙的家人在火化时,据说脱下他的血衣时连皮都撕下来了,他们保存了这件血衣。网上有6222同学披露,打张俊仙时,“皮带都打断了”。涉案人中可能还有6221林鹏鹏,福建人,他是一个“潜伏”杀手。他向同学透露,曾在串连的火车上

打死一个“地主婆”。曾对同学冷笑:“你连屎都没得吃”,表示自己经常有屎吃,深不可测。


    张悦珊,孟世乐,郑祖骞,李世良几个人在毕业离校时活活打死了张俊仙!在堂堂的中科大制造了血淋淋的小红楼谋杀案!

    2013年, 6222 一位同学,箱里转发的“小红楼谋杀案”文章。 这位同学,曾为张俊仙的尸体清洗灰尘。他写道:

 

   “ 俊仙是被打后死的。关押、劳动、两次拷打俊仙,是班少数几位激地抓阶级斗争的同学划和行的,其他人不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  我只知道两次拷打俊仙都在深夜。第二次深夜拷打后,早晨听说张俊仙上吊自,我去看的候,尸体现场远远地有67位同班的同学站着,其中有女同学,大家沉默不。打人者不在。我到的尸体部有灰,据是割断吊索,尸体跌下,碰地板所致。陶善傑和我用沾水毛巾檫去尸体上灰

      第二天听,班‘真如’的有关通知俊仙家属,并安排尸体火化,做了防家属事的准。来的是俊仙的母和弟弟。母在校外去火葬的卡到儿子尸体,凄一声:‘仙啊......’,严阵以待防事的高呼念念不忘阶级斗争的革命口号。尸体上有痕,要求看身体,当然不能接受。据说时间,家属被走”。

  

   “谋划和执行”, 两次拷打张俊仙,就是同班张悦珊,孟世乐,郑祖骞,李世良等“少数几位”,“激进地抓阶级斗争的同学”。他们对张俊仙毒打,群殴,直至掠杀。至今还不肯洗去手上的血迹,还逍遥于道德和法之外,没有任何忏悔。首犯张悦珊还混迹于622校友中间,博取同情。

    2014年2月,可能是凶手之一,以匿名784087721,在中科大626网站,在网易博客,在中科大626校友林钟光的“实名博客”上,对笔者的文章作了“跟贴”。匿名者提出强烈质疑和抗议。“希望(这)历史事实,能在这四位一辈子正气的老人有生之年,还他们名誉和清白”。

    笔者请林钟光先生在6226网站,即时对784087721作了回复。我写“张案”的目的,是“不容清史尽成灰”。“张案”是客观存在,622许多同学都知道。有人已经公布旳内容,写得比我揭发的材料具体。张案是经毒打被迫“自杀”,还是“毒打谋杀”,关键是“遗书”的真伪。 匿名者“如果有胆量”,就把“真的事实”写出来。 

    没有看到凶手们把 “真的事实”写出来。倒是听6222同学说,原中科大物理系党总支负责人孙xx 在八十年代曾对张案表态,“人已经死了,何必再找活人麻烦”。 这种话不对,“不需要天才,经过训练的猴子,都知道”。

    我深知,个人无力也无能追查真相,更谈不上破案,将凶手绳之以法。但我有一支笔,写下一点文字。在网上发发帖,“不让清史尽成灰”。那个夏夜张俊仙的“惨叫声”,常在我耳边响起。1968年“待分配”,与少数几个同学,“留守”小红楼。囚禁张俊仙的那间囚室,张俊仙的尸体,常常令我毛骨悚然。只得靠“锯京胡”,克服恐惧。“匿名发帖”者,说我写“张案”,想当“英雄”,是无稽之谈。1980年,在上海光机所读研,有了时间和条件坐下来,思考“622的文革”。我立即向中科大物理系和有关单位举报“张案”,然后有了孟世乐和我的谈话,才知道李世良也是凶手之一。最近,还得知李世良比我了解的还要“铁”。6221几个冤案,包括“传播江青小道消息案”,李世良都是制造者之一。

    残暴的凶手,其恶劣的禽兽行为,应该永远被人唾骂。他们应终生忏悔、内疚、自责。这几个在中科大622发展的“学生党员”,为什么会“草菅人命”,还死不悔悟?原因是不知人性,遑论党性。为了“积极”,就必须整人。班上的同学被分成三六九等,他们以极左的面目出现,担负着向组织“汇报”和帮助“落后”同学的任务。他们认为自己“正义”,“狠抓阶级斗争”,对“反动学生“张俊仙”可以生杀予夺。

    46年过去了,中科大6222学生张俊仙到底是怎么死的;“伪造遗书”的目的是什么,“两次拷打张俊仙”是何人策划于密室,又是哪些人参与和执行的。这些“真的事实”,784087721”们能用匿名,或用真名写出来,或许能救赎自己的灵魂,不让“子孙世世代代背负着血债”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1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